情深

       已经记不起是多少个独自起床的时光了,大概比两年还要久了吧,那个时候至少是知道两年后能够重逢的,而现在重逢却已遥遥无期。
       索隆慢吞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本来是两个人的床现在给一个人睡,看起来似乎有点大的可怜。
       在大家察觉到两人的感情后,不知道谁便开玩笑地给索隆和山治准备了一间单独的房间,刚开始两人还别别扭扭死不承认,后来实在觉得和大家一起睡不太方便,倒也搬了进来。
       现在的房间又乱七八糟了,也不能怪索隆,他本来就大大咧咧,房间一直都是山治在做打扫,而今山治何时归来未定,房间的打扫也从之前的一周一次大扫除变成了现在的从未打扫过的模样。
       索隆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坐了几分钟,又掩面倒了下去。
       “真的去结婚了啊!”索隆侧了个身,嘟哝了一句。
       因为索隆没有打扫过的缘故,房间早就不再整洁,一眼看过去已经完全看不到山治住过的痕迹,给人一种房间完全被索隆霸占了一般的感觉。但是,紧贴着墙的那个柜子却干干净净,被关住了,上面贴着山治的名字。
       过了许久,床上的索隆终于有了动静,索隆又坐了起来,好似烦躁地扒了扒头发,起身走到了写了山治名字的柜子面前,打开了它,却又是许久没有进一步动作,如同入定了一般。
       柜子里面大多都是衬衫和西装,山治酷爱西装,索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爱惨了那个天天嘴巴脏话不停,却又穿着正经无比的卷眉毛。
       “斯文败类。”索隆勾起嘴角,骂了一句。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厨子没有穿衬衫西装那次还是在月光莫利亚那里,当时索隆重伤,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山治的一身卫衣,索隆一直不知道山治不穿其他衣服的原因,在那一刻倒一下明白了过来。山治本来就长的白净,只有穿着正式才能稍显成熟。
       索隆看到了折在衣柜深处的那件卫衣,不禁笑了。现在想想,自己当时身受重伤还有闲心琢磨这等闲事。
       最后索隆关上了山治的衣柜门,拉开了紧挨在旁边的自己的衣柜,换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不喜欢了

山治终于回来了。
可是山治却对索隆说他不再喜欢索隆了。
可能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吧,从特雷斯罗萨分别开始,山治去了佐乌岛,自己和路飞留在特雷斯罗萨和明哥周旋。
终于打败了明哥,追到佐乌岛却得知山治去结婚了。
不得不说索隆在得知那个消息时整个人愣住了,索隆觉得从上了佐乌岛开始,自己的心情就一波三折。刚刚到达佐乌岛,就被告知山治他们变成了尸体,索隆确实是不相信的,因为索隆不可能相信那个人会死,那个人还没找到ALL BULE,自己还没和他一起走完新世界,还没有一起陪路飞当上海贼王。
然后又得知山治跑去结婚了,而且还是文斯莫克家的三子,而且那还是个杀手家族,这一切的一切山治都没有给索隆讲过,这些都让索隆有种从来没有认识过山治的感觉。这种感觉的直接原因就导致了索隆一直处于一种狂躁的状态,虽然索隆从未表露出来。
当路飞问道是不是也担心山治的时候,索隆一下就绷不住了,口不择言的回了句:信不信踹你。
最后也没有同路飞去找山治,也许是气恼,也许是害怕,索隆不想去见到山治结婚的那一幕。去干嘛?去祝福吗?
索隆怕一个控制不住就想砍向山治。
索隆怕山治是真的想结婚,最后自己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山治最后回来了。
没有新娘,没有离开,没有结婚。
山治还是像以前那样对着娜美罗宾犯花痴,还是像以前那样对其他人嘴里骂骂咧咧,却对他们的要求有求必应。
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
可是,回来的山治一句话也不和索隆说,不再和索隆斗嘴,不再和索隆打架。
索隆知道山治在生气,可是气什么呢?索隆想告诉山治自己当时的心情,却因为口拙不知如何表达。
而索隆和山治就那样表面平静的相处着。
几天过后,索隆终于憋不住了,跑到厨房去询问山治,得到的回答却是让索隆措手不及。
山治说他不再喜欢索隆了。
不喜欢索隆了。
索隆知道山治在生他的气,可是索隆却不知道山治为什么生气。
因为山治只对索隆说完他们两个人完了,就又不再理索隆了。
原话是:绿藻头,我不喜欢你了,我们就那样了吧。
就那样吧?就哪样?自己得知山治结婚的消息的时候经历了一次烦躁不安,现在山治回来了,索隆又经历了一次,索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那样情绪化,没想过自己那么在意这段感情。
当时两个人选择在一起就是因为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懂得对方的心思。
而如今,山治毫不犹豫的选择让索隆手足无措。
怎么会不喜欢呢?自己的感情在航海过程中越来越炽热,索隆不相信山治不是一样。
怎么会不喜欢呢?山治明明就是喜欢自己的啊。
索隆不知所措,但没有反驳,索隆想让两个人都冷静冷静。
就在山治对索隆说出决绝的话的当晚,索隆无意间却得知了真相。
索隆在得到山治那句话之后,表面上虽然平静,但晚上却难以入睡。
索隆准备去厨房拿两瓶酒,在推门进入的那瞬间听到了山治断断续续的声音,索隆从来没有听到过山治那么悲伤的声音。
索隆靠着门缓缓的坐了下来。

山治说:罗宾桑,是不是索隆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
我和绿藻头完了,可是我还是喜欢他啊怎么办?
罗宾桑,可是他真的伤我的心了。
我那么盼那么盼,一心希望我能见到他,至少会让我以为他是在乎的。
从开始,我们就没有对对方承诺过什么,可是我却越陷越深。
他从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
他那么冷静,甚至都不愿来见见我,如果我真的,真的结婚了,是不是他也就那么平静。
我和他是不是就不该在一起。
我不喜欢他了。
我当时怎么觉得我是不一样的呢?
我不指望我在他心里是第一个,他有要实现的梦想,他有要保护的伙伴,我都懂,可是至少他心里要有我啊。
我感觉我可能在他心里一席之地都没有。
罗宾桑,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罗宾桑,我今天给他说了,说了,我又后悔了,可是,我不敢反悔,也不能,我不想,也不愿把心放在一个心里没有我的人的身上。
他既然不喜欢,那我也不要喜欢了。

怎么会不喜欢呢?自己喜欢到要命啊。索隆心里一句一句的回答这山治。
自己那么喜欢,可是不会表达,即使表达了都不能体现自己喜欢的万分之一。
我也喜欢着,不要不喜欢,为什么要选择放开我的手?
我也不愿,也不想让你伤心。
我不敢去见你,我怕见到喜笑晏晏的你,我该拿哪种身份来面对你?我有多不敢见到你,就有多想见到你。
在乎啊,在桑尼号的日日夜夜,难道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吗?在船上,唯有你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能使我注目啊。
我除了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别无他法,甚至在这里等着,也会等来你和新娘的共同归来,即使这样我都是愿意你回来的。
如果你真的结婚了,我还能怎么办,我只有在角落看着你和你的另一半,只能尊重你的选择。可能心死了就平静了吧。
我做过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和你在一起。
可我还喜欢你,即使你不喜欢了,我也还喜欢你。
你一直一直都是不一样的。
我承认,我有我的剑豪梦,我想去实现,可是这一切和你并不矛盾。你既是我的伙伴,也是我想共度一生的人,也是陪伴我去实现梦想的人,也是我想陪伴去实现你的梦想的人。
你不是最重要的存在,是最不可或缺的存在。
你什么都不要做,你好好的,你等着我去证明,你不要不喜欢。
你可以后悔,可以反悔,我会好好的给你证明。
我的心里至始至终都有你。
我还喜欢着,你可不可以也继续喜欢?

误会

        “山治君,有事找我吗?”看到在面前来来回回转了十多遍的山治,罗宾终于忍不住询问起了山治。
         “诶,罗宾桑。我…我没事啊!”山治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沉默,问罗宾又算什么呢?有些东西问不问都那个样,山治有些懊恼,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很奇怪,最后还是礼貌的回绝了罗宾,“罗宾桑,你忙,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去准备晚餐。”
        “山治君,没有关系的,随时恭候你来找我解答疑惑。”罗宾温柔的告诉了那个纠结不已的人。
“…嗯,谢谢罗宾桑,我…我去厨房,不打扰。”说完山治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在罗宾面前山治有种无处遁形的窘迫感,似乎罗宾其实早就把自己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就差自己说出来罢了。可是,山治心里还是犹豫了,自己都觉得是那个样子,还需要问罗宾干什么呢?还需要确认什么呢?
回到厨房的山治却完全没有心思做饭,最后待在厨房发起了呆来,思绪也不禁想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关于索隆的事情。

        从上船开始,索隆似乎就心事很重的样子,一天索隆不是锻炼就是在睡觉,就像那天无意间听到娜美和乌索普的对话一样,身边一直都有那么一把剑,就是那把剑吧,就是他心中的那个白月光赠他的吧,山治从来没有听人八卦的习惯,那天无意间听见娜美和乌索普谈论的那个女孩子,是叫古力娜吧。
        真的太差劲了,自己一直都在自作多情吧!

        刚听到那段对话的时候山治其实是有点难过了,一路走来,自己和索隆打打闹闹,一直被大家嘲笑在一起,索隆似乎也从来没有否认过,山治也是有一点点喜欢这样的,因为山治觉得他是真的喜欢索隆的。
        而从来没有否认过的索隆,以前山治还庆幸那是索隆默认了,原来,原来不是索隆默认,是完全没有在意吧。
        外面天色越来越晚,而山治似乎完全没有做饭的欲望,山治觉得糟糕透了,问不问结果都是这样,把自己团团困住,这几天不断自我暗示不在意,却在看到索隆的时候更加无奈,更加气恼。

        索隆发现这几天的山治似乎有了心事,而且索隆自我感觉好像还是因为自己,因为这几天山治都在回避自己。虽然索隆自己并不知道原因,但是索隆认为自己有责任替山治也替大家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大家都表示这几天的饭菜完全不符合山治的水平。

        索隆最后是在储物室找到已经神志不清的山治的,当索隆发现山治的时候,山治身边应该有十来瓶朗姆酒了,而基本上不喝酒的山治看似睡着了,本就瘦削的身形蜷缩在地板上。
        真的有心事啊,索隆心里有些无措,看到醉得一塌糊涂的山治,索隆感觉面前的山治似乎很伤心。
不禁想到山治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哪个lady了。

        醉了的山治也还是有一点点意识的,看到那个走进来的那个绿油油身影,山治便知道那是索隆。
        可是自己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索隆啊!

        山治毫不犹豫的由面向天花板的姿势换成了侧身躺着,正好背对了索隆。

        看到山治的动作的索隆心里也闪过一丝烦躁,自己有那么招他讨厌吗?平时说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见回避,现在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伤心了,就不待见自己了?
        索隆转身走了出去,重重的关上了储物室的门。

        躺在地上的山治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似乎被惊了一下,身子更加缩了起来。

        “索隆君,山治君怎么了?”罗宾看到面色发青的索隆,发觉事情有点麻烦。
        虽然知道罗宾是好意,却仍旧控制不住怒意的索隆道:“哼!鬼知道他被哪个女人伤心了,正一个人在下面喝烂酒呢!”
        罗宾毫不在意索隆语气,依然温柔的说道:“今天山治君似乎很纠结的来找了我呢,不过看他那样子不是女孩子哦!因为最近我们都没上过岸,根本没有女孩子呢?”
        随即罗宾又转身对站在身后的大家问道:“大家觉得山治情绪不太对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路飞积极的喊道:“我知道我知道!在三天前,而且是下午,因为那天晚上的饭就好咸哦!”
        “下午,那那天下午和谁接触过吗?”罗宾又继续问道。
        “那天下午山治给我端了饮料!对了!之后就没有看到山治君了!”娜美回忆了起来。
        “娜美那天和山治说什么了吗?”
        “没有啊!我和乌索普在说我们之前的事…山治来的时候,我和乌索普正说到…索隆。”娜美似乎有些犹豫了,抬眼看了下索隆。
        “娜美!你们到底在说我什么?能让厨子气成那样!”索隆有点烦躁的问道。
        “索隆…嗯…我们当时正在说你的剑,你的那把属于古力娜的剑,我们好像还说了一些你们的…”
        “可恶!那个笨蛋厨子一定是误会什么了!”听到原因的索隆瞪大了眼睛有些烦躁的嘟囔着。
        “索隆君,山治君从来不问你的事,这次在娜美那里听到了这些肯定在意了,你去解释一下吧。另外晚饭我们就自己解决好了”罗宾好意的对索隆说道。
        “嗯!…那谢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山治一边嘟囔着一边试图挣扎着起身,“该给大家做晚饭了。”
        山治终究对这次的事情无可奈何,或许自己应该看开一点,自己和索隆应该只是伙伴,不会有超过友谊之外的任何情感。

        索隆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自己的这次解释,或许自己和山治就只能是一辈子的伙伴了,而山治也会在时间流逝中,讲对自己的感情细心的收起来,妥善的藏在山治心里,绝不表达。

        索隆走进去的时候真好看到晃晃悠悠的山治向自己走来。

        山治还是有点迷糊,看到去而复返的索隆,不知道索隆已经知道了原由。
        将心思埋到心底的山治佯装镇定向门口走了过去。就那样吧,只是伙伴,只是伙伴,大家说得在一起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只是伙伴。

        “喂!厨子!”

        就在擦身而过那一瞬间,索隆扣住了山治的手腕。
“古力娜只是我要打败的人。我以为我们早在大就和大家说的那样在一起了,对不起,如果你原谅我的话,以后你有什么都可以直接问我,不要从其他人那里知道!”说完,索隆便抱住了山治,“我是真的很喜欢被大家天天喊我们在一起,让我有种我们真的在一起的感觉,我一直以为你喜欢女人,我不敢,我不敢对你有任何表示,我怕你笑我把戏言当真,我更怕你拒绝我。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真的难过的原因的时候有多开心,因为原来你也是在意我的,或者说你也是喜欢我的。是吗?厨子?”

        “嗯。”山治听完索隆的一大段话后,又因为酒精的缘故有些迷糊,不知道如何回应索隆,脑子里全都是索隆喜欢他。
        所以索隆问及自己的感情的时候,此时的山治只有回应着索隆的问题,喜欢,我也喜欢你。
也,喜欢你。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储物室已经完全看不到东西了,但是中间那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完全不受影响,因为他们是最熟悉彼此的人。

突然的一个脑洞

        暗戳戳的想到一个梗。索隆那个闷骚在两年前看到山治眼睛左边被遮住了,露出了右边,然后就觉得自己可以和他做个同款。
        然后在修行的两年中,索隆也弄成了左边闭着(诶,虽然是受伤弄的啊喂!),只睁右眼。毕竟索隆总不能也像山治那样把头发留长吧,况且他头发能像山治那么顺吗?能吗?不能哒!所以受伤吧!
        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年后,山治的头发往另一边顺了,遮住了右眼,变成了露左眼!索隆那个气啊,索隆表示很绝望啊。索隆一度还因为这个原因和山治吵过,让山治换回来,自己眼睛没法弄啊,可是被山治拒绝了。山治表示太刻意了,而且两年后大家总有有一些变化嘛,山治自己也要有变化才行。
       最后的最后,索隆还是被山治顺毛了。理由嘛,理由就是因为山治告诉索隆他们一个露右眼,一个露左眼,对称嘛,而且站在一起正好一双眼睛。索隆听完觉得很有道理,同时给他们两个人一只眼睛的样子取了个高大上的名字:Single Eye。嘛,两个人都是独眼!(索隆你完全忘了山治另一只眼睛是看得到的好伐!)配一脸!索隆感到美滋滋的。

       这只索大超级萌啊!纯属脑洞!Single Eye这个梗是手机里面的一个图~超喜欢的!

满心都是你

“喂!厨子,找到ALL BULE之后你有什么打算?”难得一见的平静,索隆和山治两人正安安静静的躺在船尾,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我啊…我想回东海,回到巴拉蒂,回去见见哲夫老板,然后啊…然后…四处流浪吧!让更多的人吃到我做的饭吧!”山治似乎很是向往那样的未来,眼睛望向海面,缓缓的吐了一口烟,“绿藻头,你…你是打算继续找人打架吗?”
“啧…那是切磋!世界第一剑豪肯定要不断比试切磋才行啊!”不服山治话的索隆不禁反驳了过去,“我还以为你会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怎么还四处跑?”
山治没有回答索隆,从索隆的角度看过去,山治似乎想到了什么事,烟让山治五官变得不清晰,在烟雾中,山治眼角低垂,让人感觉的他有种浓浓的忧伤。
“咳!反正你也要四处走,不如咱们搭个伴怎样?”看到山治不太好情绪,索隆下意识的想说些什么。
“呵…绿藻头,你想知道老子为什么愿意四处奔波吗?”
“为什么?”
“我怕有人饿肚子啊…我怕他哪天就走不回来了…我还怕他在外面看到太多,转身就忘记我了…你知道他是谁吧?”
“我知道他不会!”
索隆仰头喝下剩下的一口瓶酒,低头渡给了那个仍在呆愣的人。
我不会忘记你。我知道他是谁。
而我知道他不会忘记。
因为…他满心都是你啊。

索隆对山治的那点小心思

索隆从未见过那么漂亮的一个男人。
第一次见到山治的时候索隆正被船长大人扰的心烦,一转身就看见山治缓缓地向他们走了过来,以索隆贫乏的词汇量,索隆就想到了漂亮一词,索隆当时就觉得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索隆吃惊于看到的人,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时不同往日的心跳声。当时索隆一心就注意了他见到的那个人,头发很漂亮,就像当时晴朗的天空中的太阳一样那么耀眼,不然怎么会自己一下就被吸引了,那人的眼睛也很漂亮,是索隆认为最美的海一样的蓝色,那么深邃,似乎要把人给吸进去一样,眼睛上方是圈圈一样的眉毛,一切都那么漂亮。虽然后来索隆一直嘲笑山治的圈圈眉,但是索隆不否认那眉毛也很漂亮,不然怎么自己偶尔口不择言会喊出漂亮眉毛来。索隆觉得他所知道的一切美好的词都可以用来形容山治,他所不知道的一切美好的词也适合山治,索隆想。
在那里索隆败给了米霍克,但是却坚定了自己的梦想,同时他也知道了山治的梦想,ALL BULE。索隆一直认为那么好看的人的梦想都那么美好,ALL BULE,那么漂亮的人上帝一定会保佑他找到的。
索隆从来没有想过那人会上船,索隆暗戳戳的想,那样自己就可以天天看到那个好看的人了。当然索隆从一开始到两个人在一起都没有给山治说过他觉得山治特别好看,一来索隆怕山治觉得他肤浅,二来索隆不好意思让山治知道第一次见面他就喜欢山治了,这样让他很没面子。
从山治上船开始,索隆开始各种撩拨山治,因为索隆发现这是最好转移山治注意力的方法,只要索隆一说话山治就会和自己吵架直至干架。索隆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为了让喜欢的人注意到自己就去各种撩拨,当然索隆也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是喜欢。
最让索隆喜欢的是山治特别容易被自己惹炸毛,而且索隆还美滋滋的发现,山治似乎也特别喜欢来惹自己,索隆不知道原因,反正索隆很开心,就像两个人打架一样,你一脚我一剑这样才有意思,所以索隆觉得这种事情也要你撩拨我一次我撩拨你一次才有意思。
当山治以一己之躯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索隆才彻底明白自己对山治的心思,那不是逗趣好玩,是想他平安顺遂,找到ALL BULE,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为了自己或者伙伴牺牲,牺牲自己来就好了。在那一刻,索隆似乎也明白了山治对自己的心思,和自己对山治的心思一样,山治也是希望自己实现世界第一剑豪的梦想。在最后被击倒的那一刻,索隆是高兴的,终于理清楚两个人之间的牵绊,不是和船长船员那样的伙伴之情,是想相伴一生,希望对方活下去的觉悟。
其实索隆很感激大熊的,一来他没有用尽全力,不然自己可能就真的会死去,二来这次的事情让他和山治互相表明了心迹。
虽然在以后索隆见过很多好看的人,比如卡文迪许,但是索隆一直坚信漂亮这个词只适合山治。
索隆又很高兴那个漂亮的人是喜欢自己的。

记山治对索隆的心路变化

山治觉得索隆是喜欢他的。
两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山治仍旧记得很清楚。那天天空是山治从未见过的蓝,或者说那一天是山治心中最好的一天,在他们俩互通心意那天也没有那天美好,因为他见到了他的心中的那个人,不是没有想过那个人会长成什么模样,但在见到索隆的那一刻,山治想,他心中的那个人就应该是那个样子。
山治从来没有觉得他是一个Gay,但是在见到索隆的那时,山治觉得他可能被扳弯了,然后山治就想就那样了吧。
然后一切都发生的出乎山治的意料,索隆一伙是海贼,而且在巴拉提索隆败给了那个世界第一剑豪米霍克,同时山治也知道了索隆的梦想,那个时候山治就觉得他们是一路人,都拥有一个虽然艰难但无比美好的梦想。那一刻山治就在想如果和他同行就好了,索隆有他的剑豪梦,山治有他的ALL BULE要追寻。
山治没有想到他们最后真的同行了,山治一直在想出海,但是没有想到就是那一刻,山治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他还没报答哲夫老板的恩情,而他们就是那个机会,虽有不舍,最终山治还是在一群人的祝福中启航了,和索隆一伙。
从一起航海开始,山治就觉得那是命中注定了的,航海时代女性本就稀少,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件很普通的事,他们船还好有两个女性,其他船就不如人意了,而从小的教育使然,山治对女性一直都彬彬有礼,偶尔犯犯花痴,也是船员见乐趣罢了,当然山治不会承认每次他犯花痴的时候,索隆就会炸毛,就会生气。
上船开始山治就决定去勾搭索隆,倒不是山治多无聊,因为山治知道索隆喜欢他,而索隆似乎情商为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炽热,完全就像小学生一样,有空就去撩拨山治,而作为一个看得一清二楚的当事人,自己的心思也是那样,所以山治就有时间也去撩拨索隆。
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山治高估了索隆的情商,山治以为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能自然而然在一起了。同时山治也高估了自己的炸毛程度,索隆一撩拨,山治就控制不住和索隆吵架干架,最后自己还认真的生起气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目的是提升感情!
最后的最后,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了,在熊那致命一击中,两个人都彻彻底底明白对方的重要性了,也不再以打架的幼稚做法吸引注意力,当然他们还是一言不合就干架,但是不像以前一样争锋相对了。可能那次的经历让两个人都长大了,也明白了感情不是打架就能表达出来的,当然两个人经常吵架打架也如同一个习惯一样,并没从两个人之间消失,大家还经常取笑别人是越打越远,他们是越打感情越好。罗宾还总结说这就是男孩子的相处方式。
山治肯定的表示索隆是喜欢他的。

烦烦你这么说包子他会哭的啊
韩队张副都好帅 张副好看到简直犯规
果然我们的叶神是最好看
啊啊啊 一满足啊
十年荣耀!给所有角色笔芯

你特别好

魔道祖师小说私心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当然只是个人想法,毕竟我喜欢看日常多一点感情线多一点的文。但是b站的那个剪辑的视频真的虐瞎我,Wifi的那一句“你特别好,我喜欢你。”真的戳我少女心诶。汪矶的“天天就是天天”我也是不想说什么了,好羞耻的赶脚啊。一会儿觉得汪矶傻白,一会儿又觉得人家很高冷腹黑啊。这对cp也是很美好哒~